羊城晚報記者 豐西西 實習生 張瑩
  省道368線都城鎮黃樂段,不時有飛馳而過的車輛揚起陣陣塵埃。高速路邊散佈著民居,常年塵土累積,屋頂都是灰濛蒙的,“鬱南好媳婦”、“廣東好人”劉水嬌一家就住在路邊一棟破爛的民居裡。
  9歲失去父母,13歲獨撐一個家;拖著4個弟妹,3個身患智障殘疾,劉水嬌的人生似乎從未輕鬆過。如今,32歲的她已是兩個孩子的母親,可她卻一直把3個智障弟妹帶在身邊。“我已經沒有娘家了,這一世,只要還有一口氣,我就會帶著他們。”瘦小的女人目光堅定,一旁的丈夫梁國樹眼裡滿是心疼。
  壹
  特殊的“拍拖”條件
  身材瘦小,衣著朴實,在很多人眼中,劉水嬌是一個苦命的女人。9歲那一年,父親因病逝世,不久後,母親喝藥自殺,留下了年幼的5個孩子。母親離開時,最小的妹妹尚在襁褓中。劉水嬌是長女,4個弟妹中,有3個是智障兒。“沒辦法,我這一輩子註定是這樣了。”憶起這麼多年的艱辛,劉水嬌似乎已經習慣了旁人同情的目光。
  打散工,做苦力,劉水嬌說自己什麼臟活苦活都乾過。2001年,為了養活弟妹,劉水嬌來到了都城鎮的一家電池廠工作,“我不識字,做不了太複雜的事,只好摺疊電池盒子。”劉水嬌有些不好意思。
  2006年,經人介紹,她與比她大12歲的男人梁國樹相識。因為家裡貧困,身為長子的梁國樹也很早出來打工養家。或許是因為相似的經歷,兩人十分投緣。善良的劉水嬌一開始就跟梁國樹說明瞭自己家庭的情況,並表明態度,婚後也會帶著弟妹一起生活。
  讓劉水嬌有些吃驚的是,梁國樹很爽快地答應了,“就當自己也有3個這樣的弟妹,還是得照顧。”朴實的梁國樹說不出幾句“漂亮話”。
  貳
  30平方米的房住7個人
  2007年,兩人喜結連理。為了更好地照顧妻子,梁國樹跟隨劉水嬌一同來到了電池廠打工,併在工廠對面租下了這間破舊的民居。幾年前,第二個妹妹出嫁,劉水嬌便將3個弟妹帶到出租屋生活,夫妻倆一邊工作,一邊照顧3個無法自理的弟妹。
  “洗頭、吃飯,很多看似簡單的活都得教。”劉水嬌看著一旁正直愣愣地笑著的弟妹,有些無奈。可無論怎麼教,弟妹都無動於衷。劉水嬌也不生氣,一遍又一遍地做示範,幾年下來,3個弟妹儘管仍無法自理,但已經很聽話,不再大喊大叫和亂跑。每當劉水嬌和丈夫上班時,3個弟妹都很乖地坐在家中,這也讓劉水嬌十分欣慰。
  至如今,劉水嬌一家已在這間破舊的屋子裡住了7年。7年裡,劉水嬌生下一兒一女,現在女兒5歲半,兒子4歲,30平方米都不到的小破屋裡,卻住下了5個大人、2個孩子。“沒辦法,這裡租金便宜。”劉水嬌告訴記者,房東是個好人,一個月只收100元的租金。
  為了讓孩子有個單獨的空間,夫妻倆把房間隔成了“兩房一廳”,三個弟妹住一間,兩個孩子住一間,夫妻倆就睡在“廳”里那張用木板搭成的“床”上。除了一臺電風扇和一個破舊的電視機,這個家就再沒有像樣的傢具。陽臺就是廚房,一小罐煤氣一個高壓鍋便是廚房的全部設備,每逢下雨,還得把竈台搬進屋子才能做飯。
  作為女主人,劉水嬌還是努力讓這個家乾凈、整潔,但幾個弟妹淘氣,不一會兒家裡就亂糟糟,一切又得重來。每一天,劉水嬌就是在工作、家務中操勞著。
  儘管家徒四壁,夫妻倆卻始終樂觀。因為房子正對著西江,“在城裡也算是一線江景了。”梁國樹說。
  叄
  婆媳關係好得似母女
  如今的每一天,夫妻兩人都過著節衣縮食的日子。“我們很少吃肉,只有在過生日的時候才買。”劉水嬌告訴記者,正值午飯時分,一家人就吃了一道菜,清炒豆角。實際上,劉水嬌炒了兩盤豆角,“另一盤留晚上吃。”她說。
  “前兩年蓋房子還欠了7萬元的債,必須省啊!”正忙著洗碗的劉水嬌告訴記者。原來,兩年前,丈夫家在農村的部分田地被徵用建工業園,得到了4萬元的徵地補貼款。劉水嬌與梁國樹商量著用這筆錢建一套房子。
  “以前都是一大家子擠在一間15平方米的小屋子裡,現在老人年紀大了,也該讓他們出來住了。”於是,梁國樹便一個人一磚一瓦地蓋起了一棟兩層的水泥樓房。儘管房子蓋起來之後,根本沒錢裝修,可看著這棟屬於自己的房子,劉水嬌還是十分滿足。
  如今,劉水嬌的婆婆住在這棟房子里,夫妻兩人時不時送一些生活費、帶一些肉回家看老人。婆媳倆關係非常好,每次回家,劉水嬌都會為婆婆忙裡忙外,像親閨女一樣,看得鄰居都十分羡慕,婆婆當然也十分開心。
  肆
  愧疚沒錢帶孩子去游樂場
  沉重的家庭負擔,拮据的生活條件,劉水嬌有時也會覺得很辛苦,可她從不在家裡抹眼淚。丈夫能懂她的艱難,卻也因工作忙累,只能寬慰幾句。劉水嬌說,難受時她會找工友傾訴,工友們也對她特別好,時不時拿點肉菜給她,“孩子出生時,家裡連給孩子穿的衣服都沒有,都是工友們送過來的。”這一切,劉水嬌都牢牢記在心裡。平時,誰家有難事,她也會格外熱心地幫忙,“別人也幫了我很多,我只是做該做的”。
  可劉水嬌心裡也有愧疚——“我從來沒有帶孩子去過游樂場。”說起此事,做母親的眼裡泛起了淚光。“平時孩子也會吵著想喝飲料,我們只能騙他們說以後一定買。”生活如此艱辛,夫妻兩人無可奈何。
  伍
  婦聯幫助下孩子終於入學
  劉水嬌夫妻倆要上班,兩個孩子被送往鎮上的托兒所,每個月300元/人,“本來該上幼兒園了,可學費太貴,要1000元一個月,我們哪裡負擔得起。”劉水嬌很無奈,可在她眼裡,孩子們始終是驕傲,“你看,這些全是他們得的獎。”她指著牆壁上的獎狀告訴記者,臉上滿是慈愛。
  和所有媽媽一樣,劉水嬌也喜歡“曬”娃,沒有智能手機,她便在家裡的牆壁上貼了不少孩子的照片。“這是兒童節的文藝表演”,“這是在托兒所”……一雙兒女活潑可愛,或許這是老天爺給劉水嬌最好的禮物。
  不過,最近劉水嬌也有煩心事,原來就要開學了,孩子還不送幼兒園的話,可能會影響今後上學。想到這些,劉水嬌難以入眠。這一天她起了個大早,向工廠請了假,去向鬱南縣婦聯求助。在鬱南縣婦聯的幫助下,兩個孩子都可以入讀鎮上的公立幼兒園,連學費都可以解決。
  劉水嬌說,儘管如今日子清苦,但一家人在一起還是很幸福。她最大的希望就是兩個孩子能夠好好讀書,能夠靠著自己的努力養活自己,回報社會,幫助更多需要幫助的人。
  豐西西、張瑩  (原標題:帶著3個智障弟妹出嫁相伴一生)
創作者介紹

傢俱網

ud81udcbk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